传承
祝由术

揭开道医 – 祝由术的神秘面纱!

中国人多有祭祖、扫墓、踏青之习,亦有鬼神禁忌之说,古代人们神蒙未开,鉴于鬼神信仰多有祝由说病,本文讲述何为祝由,病由心生,解开祝由治疗心理疾病、精神障碍的神秘面纱。

一、何为祝由

依据张介宾的理解,“祝,咒同。由,病所从生也。”

祝由即咒由,“咒”乃远古巫术中用以除灾驱鬼的口诀;“由”乃病由,从古代祝由医案来看,多指鬼神信仰中的事件,即患者精神生活中发生的与鬼神有关的事情,患者坚信并由此诱发强烈的情绪、行为障碍。故而祝由是以“咒”的形式,针对鬼神为病的疗法,其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,一种是祈祷、祭祀,以求祖先保佑,鬼神宽宥。另一种是打骂鬼魅,以驱逐鬼魅带来的疾病。

而王冰则将祝由释为单纯的“祝说病由”。到了清代,吴鞠通《增订医医病书•治内伤须祝由论》说:“祝,告也。由,病之所以出也。”即告知病的来由。

“吾谓凡治内伤者,必先祝由。盖详告以病所由来,使病人知之而勿敢犯,又必细体变风、变雅,曲察劳人思妇之隐情,婉言以开导之,庄言以振惊之,危言以悚惧之,必使之心悦诚服,而后可以奏效如神。”

在吴氏的认识中,七情内伤均可祝由,已不限于鬼神为病了。

二、祝由是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

祝由源自上古巫医时代,刘向《说苑•辨物》记载:

“苗父之为医也,以菅为席,以刍为狗,北面而祝,发十言耳。诸扶而来者,舆而来者,皆平复如故。古祝由科,此其由也。”

患者有搀扶来的,有车载来的,都能康复,祝由的应用和疗效,可见一斑。

《内经》则把祝由作为一种与针、药并列的治疗方法,认为可以移精变气,治疗疾病。

“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,今世治病,毒药治其内,针石治其外,或愈或不愈,何也?岐伯对曰:往古人居禽兽之间,动作以避寒,阴居以避暑,内无眷慕之累,外无伸宦之形……故毒药不能治其内,针石不能治其外,故可移精祝由而已。”

并且进一步阐明了祝由的机理:

“先巫者,因知百病之胜,先知百病之所从生者,可祝而已也。”(《灵枢•贼风》)

马王堆出土的《五十二病方》已有相当完整的祝由术记载,如治疣的祝由方法:

“以月晦日之丘井有水者,以敝帚扫疣二七,祝曰:‘今日月晦,扫疣北。’入帚井中。”

除使用语言外,还利用了天时、环境、行为等辅助方法进行祝由治疗。

隋唐时期祝由术有了长足发展,《诸病源候论•养生导引法》有专篇论述,孙思邈《千金翼方》卷二九《禁经上》说:

“医方千卷,未尽其性,故有汤药焉,有针灸焉,有禁咒焉,有符印焉,有导引焉。”

其中的禁经,是较为完整的祝由术资料。正是在隋唐,祝由成为医事制度规定的专科,开始被正式纳入官方医学范畴,《隋书》卷二十八有“祝咒博士二人”,《唐六典》卷十四载“禁咒师二人,禁咒医八人,禁咒生十人”。宋代有金镞咒噤科,元代正式命名为祝由科,明代依沿旧制。清代太医院废除祝由科一职,但满族信仰萨玛教,对患病者除正规医药外,尚保留“跳神”习俗,以驱役鬼神。

可见,祝由术历史悠久,流传地域广,延续时间长,历史上曾是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三、祝由存在的合理性和现实性

那么,是什么原因使“祝由”在清以后逐渐退出医学领域呢?尤其近代人,以它为迷信而唾弃之。实际上,揭开后世贴在祝由表面的标签,不难看出它存在的合理性和现实性。

首先,古人很早就认识到,除了七情、六淫外,还有尚未被认识的致病因素,那就是“鬼神致病说”,所谓鬼神致病,其实是一种心理因素所致的疾病,鬼神是不存在的。古人云:

“吾心无鬼,鬼何以侵之,吾心无邪,邪何以扰之,吾心无魔,魔何以袭之。”

四、故鬼神致病皆由心生

祝由治疗疾病的病因大多是特定文化背景所致的心理不健全,故七情、六淫相乘而袭之。有很多种病,是间接由心理因素所致,所以其源在心。《内经》的基本立场是唯物的,是不信鬼神的。《素问•五脏别论篇》说:

“拘于鬼神者,不可与言至德。”

世上没有鬼神,但有“拘于鬼神者”,即心中之鬼神。直接针对患者“拘于鬼神”的心理,灵活利用这种心理现象,顺势利导达到治疗目的,较之“与言至德”,即告诉患者科学的非鬼神的道理更迅捷而事半功倍。现代心理学认为,心理支持对患者缓解精神压力极为重要,因患者本人感到他人不理解自己,于是实际存在的外在支持难以转化为内在支持,患者会感到孤立无援。

其次,我们总将迷信与信鬼神等同起来,实际上只要对事物迷恋至盲目相信的程度,都叫迷信,非独鬼神。现今社会文化背景趋于多元化,其中迷于鬼神、财物、名誉、生死等等者比比皆是,这种文化背景制造的患者并不少见。治疗这种心有所拘者,古代的祝由术有很多可借鉴之处。可以顺势利导地使患者接受心理暗示,祝由的过程符合现代心理学归因替代的法则,此“由”未必是“真理”,但能使患者接受,并顺利消除其情志障碍,符合中医急则治标的原则。现代医学分科越来越细,身与心在治疗上往往被机械地分开,而传统中医则永远把身心看成无法分割的整体,于是痛心疾首地呼喊:无情之草木,怎治有情之病?古代祝由术常常融于内外科中,与刀针、药石一同治病救人,应该引起我们当代中医师的深思。

当然,祝由是在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下产生的,时事异也,现代人自然觉得它荒诞不经。我们只有逐步深入地探索,掀开它“画符念咒”的神秘面纱,其合理的内核才会逐一展现,为我所用。理解的,为我所用;不能理解的,敬畏之,少一点盲目唾弃。我想,这也是对待传统文化应有的态度吧。

赞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